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10月10日

记得有人曾问我说:“你都20了,不找女友吗?”

听了这话的当儿,脑海中闪过一迅思绪:“女友?" 那时我只记得我给的答案是:微微地一笑。然后转过头回去我的工作岗位。只是那题问题还一直停留在脑海中........一直都还在回荡并霸占着一个空位,一个至今都还空荡着的空位。而那问题的答案还是那抹微微的一笑。

如果记忆是会退化的话,那么,今天就应该会记错是一千一百五十五天了。不过,老天还是跟往常一样的固执,地球还是一样的在旋转,人们还是一样的在地面踏步,而我,还是一样低调地存在着,低调地步行着,低调地呼吸着.........某个角落的空气

2009年10月18日星期日

一部让人哭的电影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一部三年前的电影。一部描述一个在逆境中生存的人的电影。一部展现父爱的电影。一部让我回味无穷的感人电影。能让我在这么渺茫的影海中遇到你,真的是很庆幸,很庆幸。

对于我这个电影门外汉来说,哪部电影是大制作的,哪部电影是下个卖座王牌,这些我都不知道。不过,我所知道的电影,是可以传达某种讯息的,是某种看了会对现实有领悟的。不过,很可惜的,我的发现不多。可能是刚刚才开始的关系罢。

对于这部电影的感想,我想无需写了。因为我还想再继续的从中探讨更多的灵感与感触。不过,我可以很肯定地推荐它,因为它真的反映了我们现实社会的缩影。希望它能改造更多的温馨父爱于世间罢

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十月十的震撼

昨天,特大终于结束了。闹得沸沸扬扬的马华课题,也要拉开续集的序幕了。

对我而言,我现在每天翻开报纸(网页的),看到马华的各位大大们,不是什么挺菜就是什么煲瓮的,第一次开还觉得蛮新鲜的。明天翻开,又是他们,真的有种亲切感了。隔天再看,哇塞,我亲戚上报了呢!真的是有一种莫名微妙的光荣也。不过各位亲戚们,难道你们整天酱抢头版不怕被人说阻街吗?

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是,明天头版又是他们的世界了,可能有些小心眼的还要比看谁的板块大块些。

哈哈,其实,我觉得很闷了,闷不是因为他们不重要,也不是因为我anti他们,而是觉得这课题也是时候了吧,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解决,还有很多困苦的人们还等待着大家的援助的,难道我们,就为了那些权利而争斗个你死我活吗?难道挽救一群人生命的宝贵基金还不如开一个特大的经费吗?所以如果大家真的那么有钱的话,倒不如捐出来。救救那些急切需要这笔钱的人吧?别再为你们自己的私心而糟蹋了大家的期待。

回首间,又走了几步

茫茫然的,时间伴随着我这个孤单的身影,穿插在横行交错的轨道中。
一辆又一辆的巴士
刮起了街道旁的冷眼
是否,这就是我们必须经过的隧道?

疲惫,从还在震抖的手臂中传出
一阵一阵的
把我覆盖在战败尸骸中
一种颓废又荒唐的垂丧
真的会有结束的一天吗?

分开,真的是最好吗?
虽然我知道
某年某月后的今天
答案是会浮现
只是那时,大家都已经走了好几步.......

2009年9月13日星期日

一首黄燕曲

“公子爷啊公子爷,您老金笔调万车,阔步众生驱,回眸臣公虚,一言定万居。奈何,一首黄燕悲怀曲,传足一生未能取......................”

2009年9月2日星期三

我不知............

不知从何时起
我开始听到
不知何处
呼喊着我的名字
随着秒针的跳动
一步一步接近

也不知从何时起
我开始意识到
人生的短浅
平日的举动
已在我心中
留下了遗憾

不知又从何时起
我开始牵挂
年老的双亲
柔弱的弟妹
结伴的朋友
还有那奈人寻味的气息

许多的不知
已牢牢地把我与这世界
捆绑在一起
也已促使我
想伸出双手
慢慢地品尝
无知带给我的黑暗

我不知能否实现
或许,我已感觉到
不知何时
当我闭上眼
已来不及
写完我的记事本............

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这一次,真的回来了

不知多久前,我们的家就可以上网了。不过,可能是被网速的诱惑所致,我和另一个猪朋狗友就开始打online game 了。哇!!这段时间可说是蛮厉害的。我们打机的时间,可算是恐怖的了。就此之前,试问下在这世界上,一天有多少个小时?

这个问题可能连三岁小孩都懂了。二十四小时,一天的二十四小时我可以连玩了它将近二十个小时。我自己也不知我是怎么撑过来的。扣除吃饭和洗澡的时间,一天都没睡到三个小时。(喂!认识我家人的人别告诉他们,尤其是你啊,看着银幕的你啊!我不想他们为我而操心。)哈哈,不过这已经成了历史了,成了我的另一个记录。

好奇我为何这么说吗?原因很简单,就是玩闷了。整天对着那个电脑,我不shot balack都不能了。其实电玩会如此受大众(尤其是青少年们)的欢迎,原因应该是他那钟容易完成任务的成就感。为何那些学习中的年少们会沉迷在此呢?难道读书学习知识就不能带给他们这种成就感呢?对于这些问题,我可以以一个论点来分析他们的差异。那就是完成使命的时差太大了。

就拿读书来说吧,我们读书是为了学到以后出来社会是所需要到的知识。不过,你的这个目标要当你出来社会时才能实现。这十多二十年的光阴,会让我们觉得这个目标很遥远,而且要实现它很难,虽然他的成就感很大。不过,电玩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无需费过多的体力,就能完成一些目标,然后从中得到些成就感。一个十多二十年,一个十多二十天,你说人们通常会选哪一个来满足下自己呢?

哈哈......好长一篇字海。看看下我都想睡着了。所以后面那些我cut了。改次有感而发再发表别的课题吧。今天就到此为止。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光明与黑暗 ~1~

扭开窗把,一阵过冬似的冷风搠脸而过。晨曦的露滴扶着微风轻轻地为我清洗身上的疲劳。回想起昨晚的消沉,突然感觉今天的天气不错,很应景。太阳害臊地躲在山脉后,不过诛不知它的身影已出卖了它。麻雀在树丛中嬉笑着太阳的笨拙,鸡群们也在大声提醒太阳的嗅样。

在窗前伫候了一刻,静静地欣赏着这世界初醒时的浑噩模样,深怕一点的动静都会吵醒了它。原来每逢高潮的来临前夕,都会有一段令人安逸的时刻。

我转过身子,漫不经心地围绕了室内一圈,回想着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点点滴滴。累,也只有这个字可以形容我这段时间的总括。

一圈两圈三圈.............我一直都数着自己的步伐。然而,有时候会发现,自己渐渐地会忘了初始时想要数的开端,直到最后就这么一直地走着,就这么轻轻地走着。

嘀嘀......,嘀嘀.......,该来的还是来了。闹钟侧面的广音器传来了时间使者的脚步声。听了四十多年了,他还是那么的健朗,步步都落地叮咚,没有丝毫的缓慢与不均,拍子的旋律一样都是那么精准,仿佛全世界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扰乱它的规律。

关了闹钟,我收拾了一下今天所需要的文件,然后就到厕所间洗刷。我望着挂放在洗面盆上的镜子,发现一个威严的脸庞下流露出一股慈祥的温度。如果是作为几个孩子的父亲,这副尊颜应该很合适的了。一阵一阵冷水泼向脸庞,冰入膏盲的冷冻瞬间把我从冥思间唤回,唤回这座阴霾沉沉的现实。

梳洗完后,套上了一套穿了十多年还是同样一款的西装,喝了一杯从小就饮用的牛奶,然后拿了公事包,扭开门,离开了这座搁了十多年的房子。我知道,现时的它,一定很孤单,很孤单.........

2009年7月19日星期日

god

god damn the light
let us faced in the miracle
god bless the swing
let us pass for a lonely evening
god tell a lie
let us disperse into two mistily pole
god show the way
let us continue our frenship journey
deeper inside our heart

生活........

认识我的人,大都说我的要求高。甚至连我的亲人也察觉到这一点。其实一个人的要求,是不会与快乐成正比的。反之,是痛苦的开端,一种无底黑洞的陷阱.当你一步一步地向内里走时,你会发现,一种无名的孤独,一种未知的伤感会从心底涌现。渐渐地,它会侵略你的思路,抹夺你的自由,俘虏你的心灵。最后,只剩下一颗虚无的躯体,拖着沉重的步伐一天一天的重复着一样的调调,直到那天的到来,或许他还是那么无知的走着走着.................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我回来了(假的)

我回来了,不过只是短暂的一瞬。回想起这两个星期的记忆,忙碌是我唯一能表达出这期间的生活。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在忙什么,不过就好像有着一大堆的东西在等着我去做。

这是件好事吗?对于这样的问题的答案是有很多的。不过从中我可以肯定地是,忙碌是可以让人觉得自己是真的存在的。它那种实实在在的活动,分分秒秒的劳动,回味无穷的记忆,真的让我觉得,我的人生还在旋转着。

人生不一定要求太多,除了基本的生活需求例如家人、食物、健康、居所、水电、朋友、伴侣、自由享受生活的权力外,其他的,真的不是那么的重要。比方说罢,一个人为了金钱、权力、面子,放弃了很多他原本拥有的东西如亲情、朋友、还有良心,他真的会觉得高兴吗?人生真的过的有意义吗?

所以,我选择自由自在的享受,顺其自然的接纳人生给我的经历,品尝七情给我的体会。或许在别人眼中,这是件很愚昧的事情,不过对我来说,真的很足够了。

哇塞!!!看回转头,好喽嗦涡。真是要骂句tmd才行。
真是痛苦,这件library的冷气好可恶的冷,冷到真的想要坚硬了的感觉。知道吗?我已经抖了将近十多分钟了,现在简直就像是地震似的样子。


不写了!!!!!!!!!

对了,我家(租屋这间啦)还没安装streamyx,所以还没能够每天都上传我的心路旅程。所以想我的朋友们,就只有耐心的等待咯。可能还需要多半个月,真是衰仔的tm服务!

2009年7月4日星期六

离家倒数的最后一个早晨

忙,闷,还有苦,是我昨天的唯一写照。整天都在整理要带去上学的东西,弄得头昏脑胀的,连我这每天都会光顾的部落格(虽然才刚开始没多久),也冷落一天了。真是对不住涡,我的心空馆。

唉……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都被我搞定了这可恶的烂差,不然的话,我就要空手去读书了。

古人说的没错,离别在即,真的有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看着银幕的icon跳呀跳呀跳的,一分钟又过去了,脑海中是有很多感情与事情想说,不过就是无法很畅快的发泄出来。算啦算啦,不理了,等下去药房买罐泻药应该可以解决问题。

对了对了,有件事是要提醒大家的涡,大概这两个星期我都无法更新此处的日记。没办法,新家(读书那儿租的啦,老子还没这么本事买得起一间家。不过狗屋就可以啦,你要吗?送间给你也可以涡)那儿没有streamyx,要去申请,所以大概一段时间将无法在此相见。记得要记挂我涡………


唉……….时间快到了,要走了。



(我舍不得你……耶以耶…….)beyond的不知哪首歌

2009年7月2日星期四

离家倒数最后两天

荡着荡着,从身躯的各处流恋,到心灵的喜怒哀乐,悠闲悠哉地活了将近两个月。如果你这时问我这两个月有甚收获,我的反应,应该只有捉捉头,抛出句:“没什么特别”吧。

通常在假期期间,有很多学子都会想尽办法或串尽门子去找份工作来补补领用钱。对于这样的动作,我也不例外。不过可悲的是,串是串了,不过我串的是几束鱿鱼,几束鱼旦,坐在夜市路旁的辘辘档美味的品尝着而已,哈哈....没办法嘛,忍耐不住美食的诱惑是我的缺点。不过还好啦,吃完后最多就买多个burger和薯片回家边看电视边吃罢了。所以就tmd肥了几kg,真是享福享出祸来啊!!!!。。。。。看来要去买多几条XXL的裤子才好了,不然裤子逼爆都有我份呐~~

知道吗?我的老友们(有去做工的那几个咔佬),回到去上课时记得请我吃饭啊,慰劳下我那没钱花的心情,不然就小心你的干粮仓,我会不客气的涡….

今天也有够衰的啦,听下听下歌,耳机既然跟我唱反调,真是tmd,没死过。所以就和它大开了一战,结果我赢了,它死了。

真是气昏我了。看来改次对待这些电器得好像对待老人院的阿婆那样才好,动作稍微大一点都有可能吓得它们心脏病爆发呢!!!

好了,没了,要睡了。

思田

相处
已为我们
耕耘了一块肥沃的思田
这份思田
无论何时何地
它都陪伴着
向前迈进的你们

分离
是人生的定律
只不过
你不知它何时来临
何时离去
或许只有这样
才显得当下的我们
无比珍贵

到了那时
记得我们昔日的约定
微笑着
挥起你那镀铅的手
这样才是我们
完美的句点。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春暮回影

春花满院香,顽童戏隆中;
夏雨暖绵绵,情怀热烘烘。
秋雪乌江旁,遍野马甲红;
冬风竹椅处,回首乐融融。

离家倒数三天

离家倒数三天

哇啦啦,要回大学这象牙塔的时间快要来临了。虽然在家也有一段时间,不过还是有点不舍得。今天在家开始收拾一些需要带回去的东西,发现原来我是有那么多东西的人来的,一个特大皮夹也装不完。对于一个男孩来说,我知这是很少有的啦,不过天生就是喜欢搬家酱搬来搬去嘛,没办法。。。(不过酱也蛮不错的,像只勤劳的蚂蚁涡!!!)

2009年6月30日星期二

午后遐思

记忆还在走着
溪水还是流着
我站在家乡的湖边
闻着妳那残留的气息

清晨还在睡着
闹钟还是响着
我呆伏在床上
抚摸着旁边那回忆中的暖意

有人对我说过
时间是种遗忘
满月过后的冬天
或许是个美好的开始
不过,份量或许还不足

一千零四十一
比寓言中的还多了四十天
和故事中的国王相比
我领会了件事
原来我还没忘过......

2009年6月29日星期一

第一天,过了的第一年

今天是我第一天开始写blog,感觉有点兴奋。其实这一天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身体上留传了人们的一种精华,懒惰,所以直到现在才动手制作这个blog。

昨天,一群大学的新力军已经入驻了属于他们各自的大学学府。对于他们的那种初到生地的陌生与害怕感,虽然已在一年前品尝过了,现在想回起,真的有种像是昨晚才发生的事情。看着亲人慢慢一步一步离去的光景,心中那种不适,欲言又止的矛盾,真像是一颗又一颗的强力钉射向心扉,弄得那不争气的泪腺,被那顽皮的眼泪,挣脱了束绑,向那花花世界跃出。虽然现在回想起,还是那么的感慨。

对于即将要踏入这社会的新丁来说,虽然说还有两年的时光,但那种游子思乡的情操已经怀育了很久。难道不是吗?对一个像我这样离家远(不是像sarawak那种东马啦,不过也不能整天回家那种)的大学生,离家去探讨象牙塔的奇幻,一个或两个月都不知能不能回家一次。就是这样,当大学的生活完了后,工作的时代又向着我们逼近,那时更别说一两个月回一次,就算是一年都不知得空回去那四五次,所以每当回想起和家人再聚一堂的时间一秒一秒的从我身边划过,真的想把自己的眼睛改造成一部摄影机,把家人们的每一个欢笑与回忆,都全都封印在我的脑海中。

无奈,生活的残酷就是这样,让人们逼着要去面对。不过,这样的残酷,有时真的会让一个人也慢慢的无情起来。幼时的那种粘着父母的情怀,也会随着人们生活的残酷而慢慢消沉,进而促使很多人把他们的双亲都弃在老人院孤独终老。不知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真的不知......

为何没呢?

明明post了的啊,为何没显示出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