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0日星期二

午后遐思

记忆还在走着
溪水还是流着
我站在家乡的湖边
闻着妳那残留的气息

清晨还在睡着
闹钟还是响着
我呆伏在床上
抚摸着旁边那回忆中的暖意

有人对我说过
时间是种遗忘
满月过后的冬天
或许是个美好的开始
不过,份量或许还不足

一千零四十一
比寓言中的还多了四十天
和故事中的国王相比
我领会了件事
原来我还没忘过......

2009年6月29日星期一

第一天,过了的第一年

今天是我第一天开始写blog,感觉有点兴奋。其实这一天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身体上留传了人们的一种精华,懒惰,所以直到现在才动手制作这个blog。

昨天,一群大学的新力军已经入驻了属于他们各自的大学学府。对于他们的那种初到生地的陌生与害怕感,虽然已在一年前品尝过了,现在想回起,真的有种像是昨晚才发生的事情。看着亲人慢慢一步一步离去的光景,心中那种不适,欲言又止的矛盾,真像是一颗又一颗的强力钉射向心扉,弄得那不争气的泪腺,被那顽皮的眼泪,挣脱了束绑,向那花花世界跃出。虽然现在回想起,还是那么的感慨。

对于即将要踏入这社会的新丁来说,虽然说还有两年的时光,但那种游子思乡的情操已经怀育了很久。难道不是吗?对一个像我这样离家远(不是像sarawak那种东马啦,不过也不能整天回家那种)的大学生,离家去探讨象牙塔的奇幻,一个或两个月都不知能不能回家一次。就是这样,当大学的生活完了后,工作的时代又向着我们逼近,那时更别说一两个月回一次,就算是一年都不知得空回去那四五次,所以每当回想起和家人再聚一堂的时间一秒一秒的从我身边划过,真的想把自己的眼睛改造成一部摄影机,把家人们的每一个欢笑与回忆,都全都封印在我的脑海中。

无奈,生活的残酷就是这样,让人们逼着要去面对。不过,这样的残酷,有时真的会让一个人也慢慢的无情起来。幼时的那种粘着父母的情怀,也会随着人们生活的残酷而慢慢消沉,进而促使很多人把他们的双亲都弃在老人院孤独终老。不知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真的不知......

为何没呢?

明明post了的啊,为何没显示出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