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这一次,真的回来了

不知多久前,我们的家就可以上网了。不过,可能是被网速的诱惑所致,我和另一个猪朋狗友就开始打online game 了。哇!!这段时间可说是蛮厉害的。我们打机的时间,可算是恐怖的了。就此之前,试问下在这世界上,一天有多少个小时?

这个问题可能连三岁小孩都懂了。二十四小时,一天的二十四小时我可以连玩了它将近二十个小时。我自己也不知我是怎么撑过来的。扣除吃饭和洗澡的时间,一天都没睡到三个小时。(喂!认识我家人的人别告诉他们,尤其是你啊,看着银幕的你啊!我不想他们为我而操心。)哈哈,不过这已经成了历史了,成了我的另一个记录。

好奇我为何这么说吗?原因很简单,就是玩闷了。整天对着那个电脑,我不shot balack都不能了。其实电玩会如此受大众(尤其是青少年们)的欢迎,原因应该是他那钟容易完成任务的成就感。为何那些学习中的年少们会沉迷在此呢?难道读书学习知识就不能带给他们这种成就感呢?对于这些问题,我可以以一个论点来分析他们的差异。那就是完成使命的时差太大了。

就拿读书来说吧,我们读书是为了学到以后出来社会是所需要到的知识。不过,你的这个目标要当你出来社会时才能实现。这十多二十年的光阴,会让我们觉得这个目标很遥远,而且要实现它很难,虽然他的成就感很大。不过,电玩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无需费过多的体力,就能完成一些目标,然后从中得到些成就感。一个十多二十年,一个十多二十天,你说人们通常会选哪一个来满足下自己呢?

哈哈......好长一篇字海。看看下我都想睡着了。所以后面那些我cut了。改次有感而发再发表别的课题吧。今天就到此为止。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光明与黑暗 ~1~

扭开窗把,一阵过冬似的冷风搠脸而过。晨曦的露滴扶着微风轻轻地为我清洗身上的疲劳。回想起昨晚的消沉,突然感觉今天的天气不错,很应景。太阳害臊地躲在山脉后,不过诛不知它的身影已出卖了它。麻雀在树丛中嬉笑着太阳的笨拙,鸡群们也在大声提醒太阳的嗅样。

在窗前伫候了一刻,静静地欣赏着这世界初醒时的浑噩模样,深怕一点的动静都会吵醒了它。原来每逢高潮的来临前夕,都会有一段令人安逸的时刻。

我转过身子,漫不经心地围绕了室内一圈,回想着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点点滴滴。累,也只有这个字可以形容我这段时间的总括。

一圈两圈三圈.............我一直都数着自己的步伐。然而,有时候会发现,自己渐渐地会忘了初始时想要数的开端,直到最后就这么一直地走着,就这么轻轻地走着。

嘀嘀......,嘀嘀.......,该来的还是来了。闹钟侧面的广音器传来了时间使者的脚步声。听了四十多年了,他还是那么的健朗,步步都落地叮咚,没有丝毫的缓慢与不均,拍子的旋律一样都是那么精准,仿佛全世界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扰乱它的规律。

关了闹钟,我收拾了一下今天所需要的文件,然后就到厕所间洗刷。我望着挂放在洗面盆上的镜子,发现一个威严的脸庞下流露出一股慈祥的温度。如果是作为几个孩子的父亲,这副尊颜应该很合适的了。一阵一阵冷水泼向脸庞,冰入膏盲的冷冻瞬间把我从冥思间唤回,唤回这座阴霾沉沉的现实。

梳洗完后,套上了一套穿了十多年还是同样一款的西装,喝了一杯从小就饮用的牛奶,然后拿了公事包,扭开门,离开了这座搁了十多年的房子。我知道,现时的它,一定很孤单,很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