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星期一

夜晚的泪


班车过了一列又一列,日记翻了一页又一页
星星很皎洁,看透世间那虚伪
墙上镶得很精致的帖,暗暗神伤这一切
空间里那感觉,已没向往的那一些………

月,升了又跌:情,节了又谢
人们所说的缘分情节,原来不是那么直接
是否我们多了不屑,不屑平凡的那一切
疲惫着追寻那一页,一页布满代价的支节


记忆很狡诘,留下堆堆支节
眼泪不能结,这是男孩最后的告诫

碎片一叠叠,却解不开那一截
就让我卸卸,只要秋风陪伴的夜………

2010年4月2日星期五

错过


风悠悠,吹起,时间的轮轨
爆米花,剥开,故事的情节
笔记本,写着,曾经的嬉笑
街道口,刻着,深深地拥抱

你问我说,我们曾经算什么
坚定的眼神,背后,隐藏着一根钻心的刺
广场的千秋,荡着余香
静静的夜晚,遗忘了当时的承诺

我们并没错,只是错过,那趟幸福班机
终站尽头,没有你我,只剩下美好甜蜜
我并不难过,只是眼眶,剩下擦不掉的泪迹
默默守候,重新出发,寻找幸福的你



风悠悠,吹起,时间的轮轨
爆米花,剥开,故事的情节
笔记本,写着,曾经的曾经
街道口,刻着,深深地拥抱

我对你说,我们曾经没什么
迷离的眼神,看见,渐渐离去的背影
挽留的手心,握着渴望
胆怯的心头,害怕着再次让你承受伤痛

我们并没错,只是错过,那趟幸福班机
终站尽头,没有你我,只剩下美好甜蜜
我并不难过,只是眼眶,剩下擦不掉的泪迹
默默守候,重新出发,寻找幸福的你


我并不难过,只是眼眶,剩下擦不掉的泪迹
默默守候,重新出发,寻找幸福的你

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蚂蚁的单挑

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下面所写的也是在下我一点无聊的妄想,只不过,我把它给小说化了。因为觉得一篇长篇大论的说教型文章虽然有意义,不过,太沉闷了,也是会看得不耐烦。好,胡乱的故事来也…………………………….

还是开始时的那一句,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把这下午很“炎热”强调了两次,再加上这一次就第三次的目的呢,就是想说它真的是有够tmd炎热,对于我这种怕冷又怕热的怪兰来说,真是差不多拿了我的命。

对于这么炎热的下午,一向以来都喜欢坐在桌前钓大鱼的我来说,就钓得更加严重了。只不过一件突如其来的祸事,就把我从那奇妙般的幻境给强硬拉回来。(钓鱼钓到从椅子上翻倒在地上去了。)回想起刚才,真是心有余悸,大屁屁和额头都还在疼着呢。

当一个人从幻境中遨游回来,他下一步想做的事情有三:一,重新买过幻境之旅的飞机票。二,发呆。三,着手做别的事情。每位现在看着银幕的各位,你们试猜一猜,我下一步大概想做什么呢?

Ding dong, 时间到,答案是:“阿luuk,当然是先从地上爬起身啦!外加揉揉那可怜与无辜的屁股与脑袋瓜。”

睡意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它会不知不觉的来,不过却也会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离你而去。而此时的它,却被我刚才的疼痛给监禁了。只不过此时我那双眼,一直都浮现出那种依依不舍的朦胧,呆呆地望着那张长方形的桌面,伴随着我那憋着一肚子火的愤怒在发愁。(不过那时的我真的不知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这可能就是大家所说的睡不着觉而来的忧愁吧)

就在此时,一只不知好歹的蚂蚁从桌角爬上我的桌面,理直气壮的踏入了我的视野范围内。这种情形呢,我们可以简单的说:“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呵呵呵呵…………….”一阵轻轻的邪笑声从我的喉头发出,相似只狮子发现了猎物般,一种兴奋从心扉慢慢蔓延开来。

“蚂蚁老弟,你这不是在擅闯民居吗?”我以一种凝重的语气对那蚂蚁老弟发出了最后的通牒。其实这话,我是真的很希望它能听懂的,然后乖乖地退回它原来的地方。不过世间往往都是充满着很多无法传达的信息,所以,它到最后还是没听懂,还得寸进尺的望我的方向前进,仿佛想跟我说:“你这大块衰,咱们来个单对单的单挑吧!”。

无知是罪,我否认这种说法;不过我认同,无知是祸害的根源,就算你多么的有钱,多么的有势力,多么的出色,多么的强盛,还有多么的多么………….(你们想得出的就继续加下去吧),只要你一踏入无知的领域,也一样会很轻易的遭受迫害,就如同这只蚂蚁老弟般,可能它在它的蚁国中是最勇猛的勇士吧,不过它的无知,将会为它在几秒钟后带来它一生中最为恐惧的灾难。

就这样,我就这样接受了它的挑战。为了公平起见,我还让它呢!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跟人家生死决斗中让赛,以两根手指迎战。不赖吧,我也这么觉得。

我左手手指小心翼翼的摆好弹式,瞄准了蚂蚁老弟的身躯,桌中央还放了只笔盒以防它太不堪一击飞出场。“发射!”手指一弹,它就像一颗子弹般飞也似的往那笔盒划去。

我猜想它当时的反应应该很讶异,往后一看,并且吼道:“哪一个鬼东西嫌命长?!!胆敢打我!!”这时的它没发现什么。不过当它把头转回去时,我敢肯定的说,它的双眼瞳孔扩大、额前冒汗、并且嘴巴张得大大的,喉头也以最大声量喊道:“哇呀!!!我的妈呀!!!!飞......飞……飞………飞起来啦!!撞……撞……撞………要撞墙啦啦啦啦!!!!!”

“dooOOOMM!!!”

在我这凡人的耳中,是听不见这种撞击的声音的。所以我还是继续了我那不人道的计划。首先,我把放在桌中央的铅笔盒拿开,然后看了看我那正在打醉拳的蚂蚁老弟。看到它那么有活力,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就这样,我又举起了我那孔武有力的右尾指一弹,左食指又一弹,一颗全世界最小的皮球就这样开始在我手指间穿梭,一场全世纪只用两根指头玩的“足球比赛”开场咯!

玩着玩着,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过了三分钟。你们别小看这三分钟,对于一个正受苦的家伙来说,那可比三年还要难熬。此时的蚂蚁老弟也已经瘫软在桌面上,喘着那奄奄一息的气,哀求着我这它从未见过的庞然巨物绕了它的小命。我看着它那痛苦的肢体动作与那悲哀的眼神,心软了,觉得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在抹夺着他人存在的价值。基于自己的良心作梗,再加上也玩腻了,于是我就举手一掌“bang!”的一声,结束了这场游戏。

呐呐呐,别误会,我可没杀了那只蚂蚁,我只不过是以我的掌气,把它从桌面送出了这危险的地带。

不过现时社会中,有谁被大鳄盯上了,能如此轻易地逃离被大鳄玩弄的命运?又有谁能确保自己一旦陷身于大鳄的股掌中,结果能好得过这只蚂蚁呢?或许他们的结果远超过蚂蚁老弟也说不定。

所以,朋友们,远离无知吧!

2010年3月14日星期日

光明与黑暗------(2。1)

‘希尔门塔’
这是刻在字牌上,一组带有意义的字眼。这字眼里显示出在某个范围内,都是属于某个物体的领域,也警惕着周遭的人们,是该小心的告示牌。

“你知道吗?昨天那个撞到周密西董事长的家伙怎么样了吗?”在这空间的某个角落里有把细微的声音响起。

“啊?你还没知吗?那个少年可算倒霉的,好撞不撞,既然撞上周密西董事长,不被离职才怪。听说昨天傍晚就给踢出公司了。”又一把声音响起。

“有这么严重吗?只不过是撞了一下,董事长又没什么事,我听说反而那个少年被反弹性地摔了个大跤,为何就炒了他鱿鱼呢?这不是很没道理吗?”之前那把声音问道。

“梅兰,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这位董事长,出了名的死要脸,如果有人当着他面落他脸,随时都会被要求拾包袱跑人。也算那少年倒霉,如果他没被反撞跌的话,应该不至于会有被炒鱿鱼的命运。”

梅兰听得有点懵懂,抓了抓头皮,皱着眼皮地反问道:“为何呢?”

“嘿嘿,如果他没被撞跌,那么就不会显得出我们的董事长是位重量级人物啦。”

“哦,原来董事长那么在意体重的,这我可不知呢。”

另一人笑了笑,说道:“这已不是秘密中的秘密了,看来你这小姐待在这儿两年多是白待的了。不清楚这儿规矩,还活着在这儿也算是个奇迹。”

梅兰也笑了,说道:“这叫有实力,公司需要我这种人才嘛。哈哈。”

“嘘!你不想做啦?说这么大声,想引得群起围攻啊?”那位小姐着急的回应道。

梅兰压低的声线,做了个道歉的手势,说道:“sorry,sorry,忘了这儿是公司。对了,杰妮菲,为何今天的人看起来那么紧张的?”

一直环顾四周的杰妮菲又谨慎的观察了一下,说道:“听说那个人要升迁了,所以每个人都想搭上这趟顺风车,这可是班很了不起的班车,只要他肯点一点头,你就不用那么辛苦地拼搏就可以上位了。记得别告诉别人这话,不然你就只好等着应战吧。”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呢?那人就那么有能耐吗?”

“至于这个就... ... ... ”


(待续... ... ...)

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思念》


柔情霭霭月已西,思绪朝朝随风追
灯下针针情谊结,慈母痴痴盼儿归

2010年2月11日星期四

失败重临

“失败要用心去体会,泪水要用微笑来平服。”

一个人,不会永远成功,短暂的失败,是以后继续成功的一种动力。对于这些用来安慰自己的对白,已然觉得没什么效果了。

麻木,是今天的代名词。以一种形容词来描述今天,真的很贴切。
麻木,是内心的一种呐喊,一种对于世间的不满以无言的方式表达出来。它不再是默默地忍耐,只不过,今天来得令我措手不及。

事情的来由,是从一张失败的考卷引发的。失败,在我的人生路程中,已不是什么陌生的事物。原本还以为对这种感觉已有了免疫力,但却万没想到,当一个人处在优势的时段,突然接触劣势,是那么的觉得不干与懊悔。

懊悔,不是因为没努力而懊悔。只不过对于这种一直都在重复又重复的步伐,真的很垂丧。难道真的是要到了绝境时才会猛然发现自己的过失?

真的,有时真的会觉得自己不会管制自己,明明都要考试了,却又放纵自己。明明时间不够了,却又去做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令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更好的发展与尝试。


好了好了,发老骚时间到,我理你三七二十一,现在本大爷可不干了。妈的,不会管就别管,这样才是我的作风。我才懒得理会这种小case。我就是想试试看我的忍耐力到什么程度,下次再来试下看看,我把你妈妈的lecturer的分数都给抢过来。(看来走出阴霾了,可能刚才跟一班朋友去打boling的关系,心情好了很多。真是要感谢他们)

2010年1月30日星期六

学阵“正月围城”胜利意义重大 马大以对话代替镇压值得肯定

(文稿转载于当今大马)

作者:王德齐
1月30日
下午 1点31分
新闻分析

尽管马大亲学生阵线在周四晚宣布的选举成绩面临挫败,失去刚夺回1年的学生代表理事会控制权,但是他们却在隔日赢回另一次更具意义的胜利,终于施压校方承诺调查校园选举制度上种种的舞弊和不公。

大约300名学阵学生在成绩宣布后两度围堵马大行政楼,要求校方废除电子投票制度和重新举行选举,也获得许多马大校友在“面子书”上留言夸耀为勇敢的行动,甚至是形容为“正月围城,追求正义”。

除了暂时冻结本届马大校园选举的成绩,马大学阵领袖昨日与马大校长高斯贾斯蒙(Ghauth Jasmon)所达致的协议有两项:

(一)允许学生委任资讯工艺专家,对电子投票系统进行调查。若发现有关系统存有任何漏洞可以让人入侵,校方将重新举行选举。
(二)答应调查学阵的指控,即阿查雷领导的学生事务处,涉嫌赞助亲校方阵线学生在提名前夕在一家酒店住宿。

此外,他也答应学阵的另外一项要求,就是从下届校园选举开始,把投票中心从宿舍搬回系院。

博大曾爆1票变81票争议

学阵之所以如此激烈反对电子投票制度,背后原因并非学阵无法接受落败的事实,或落后于潮流拒绝科技进步,而是学阵根本无法信任校方特别是学生事务局,能够公平和不偏不倚地运作选举制度。

传统的票根投票方式,尚且频频爆发幽灵选票、作票的争议;无票根可追查,一切都是虚幻的电子投票制更是无法让人信任。

以精准算票闻名的电子投票制度,在率先实行博大校园就曾经在2006年发生一项争议,一名兽医系候选人在开票时仅获得1票,但是经过投诉后,校方却改为81票。

此外,学阵也非议,学生事务局在电子投票制度中能够追查学生投票的去向。尽管校方辩称他们已经设置种种保安措施,但是这些保安措施最终的掌钥人还是校方,无法让学阵放下心来。

校方会否认真行动待观察

学阵无法信任学生事务局能够保持中立,则是因为该局在1998年“烈火莫熄”事件后开始插手学生政治和校园选举,发放大学资源扶持亲校方阵线,并且通过种种不公条规来压制学阵的活动和竞选,避免学生力量壮大,进而危害到国阵政府的政权。

学生事务局介入校园选举的行动在2004年和2005年来到高潮,该局接连大肆修改选举规则、推行电子投票制和压制学阵候选人,这促使6间主要大学的学阵陆续宣布杯葛校园选举。

不过,类似的例子近年还是屡见不鲜,包括马大开始推行电子投票制、学阵指控学生事务局赞助校阵资金和住宿酒店、博大学阵7名中选代表因为在面子书上宣传而被取消资格,还有多宗宿舍学生被驱逐或恐吓的案件等。

校方和高教部在过去向来都以“缺乏证据”为由来搪塞学生的投诉,不过马大学阵这次至少成功施压校长承诺展开调查相关不公指控,可说是一场小胜利。唯校方是否会认真行动,仍然有待观察。

马大和国大“同人不同命”

无论如何,高斯在面对学生两度围堵行政楼的情况下,仍然愿意与学生代表展开会谈,解决校园选举争议的态度仍然值得肯定,因为他并没有选择诉诸国家武力,来直接镇压学生。

马大和国大学阵昨天都相继举行集会,抗议选举不公,但却是“同人不同命”,国大的集会招致警方和镇暴队进驻校园驱散,甚至是逮捕两名学生。

相对之下,马大尽管曾经一度爆发保安官员和学阵学生冲突的场面,但保安官员大体上仍然保持克制,尊重学生集会和表达看法的权力,所以学阵学生才能整天顺利地逗留在行政楼内。

在高度国家机关化的本地国立大学内,这样尊重异议的态度毕竟还是非常难得,因此马大校长和保安官员都应该获得掌声。



叉烧会说人话:

马大校方的举动,真是令叉烧另眼相看了,差点连眼镜都丢破。不错不错,有进步,真是可喜可嘉。不过马大生也不必开心的太早,只是说会检讨而已,又不一定说会查出什么东西。就算有什么,他大可一张大被盖下去,神不知,鬼不觉,你又奈他如何?
不过他的保安人员是很好啦,至少没像某某大专的那么没品,动不动都使用暴力,好像是对付恐怖分子酱,看得令人心酸。马大保安,我挺你(可惜你们不吃叉烧,不然送你们每人一两盒叉烧饭当奖励)

不,不代表不

不在乎,不代表不在意;
不流泪,不代表不心痛;
不再见,不代表不想念;
不挽留,不代表不留恋。

2010年1月29日星期五

正与负

[快乐]可以从 [悲伤] 中学习;[幸福] 可以从 [痛苦] 中寻找,
[孤单]可以从 [人群] 中体验;[绝望] 可以从 [希望] 中领悟。

2010年1月28日星期四

博大的无理取闹

(文稿转载于当今大马)

博大无理取消候选人资格 丁国亮
1月28日
傍晚 5点53分
本人针对博特拉大学选举委员会于昨日(27日)致电14名校园级候选人,基于抵触禁止利用网络进行宣传而取消候选人资格一事,感到匪夷所思及博大选举委员会的决定不可理喻,呼吁大学当局应该检讨选举委员会,并且修改选举条例。

对于被取消资格的其中7人是学生阵线的中选校园级学生代表,然后以改由之前落选的最高票的7名候选人所顶替,令人感到怀疑及纳闷,为何由全校学生所投选而高票胜出的学生代议士,竟然会因为如此原因而碰巧其资格被取消,令人有感这有偏帮特定派系之嫌。

在部分国立大学逐步推行备受争议的电子投票之际,博大作为国内推行校园电子投票的先锋,竟然再次提出开启先例,基于候选人使用社交网站面子书(Facebook)拉票和宣传,而取消资格,实在是前后矛盾。


在校园选举的目的,就是基于每一位学生的基本权利,不论学术背景、语言文化、信仰宗教,甚至是宿舍利益,都拥有选出代表其理念及意识,作出发言与斗争的权力。选举,就是因此而存在;而一人一票,就是代表着人人平等的基本权力。

所以选举应该秉持干净、透明、公平及自由的原则,才可让人觉得信服。因此,博大选举委员会不应该漠视学生投票的结果,取消7名学阵代表的资格,让其他落选的学生取而代之。

如果说大学作为学生步入社会的门槛,那校园选举就象征了学生参与校园决策的权力,决定校园的管理与学生的权利。而将来,学生作为负责任的国民,也应该秉持相同的信念,决定国家的未来。

虽然国立大学面对《1971年大学与大专学院法令》的约束,既是学生代表理事会的权力被架空,而让校方拥有绝对的决定权,可是校园选举却拥有另外一个意义,既是引用选举成绩来向校方反映学生的看法和立场!

因此,本人呼吁大学当局应该检讨选举委员会决定,尊重学生投票的决定,恢复当选的学生代表资格。同时,博大选举委员会应该修改选举条例,开放无理的限制与时并进地跟上世界潮流,而不是仍然以旧思维看待世界的改变。

注:作者为丁国亮升旗山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

(本文转载于当今大马)


叉烧有话说:

一年接一年的难堪,我也只由以这句来形容今次校园选举带来的遗憾。
虽然笔者对于选举方面没有特别偏袒任何一方,只要求选出来的候选人能为学生们服务,那么选谁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对于校方的一度又一度的举动,真的觉得大学的使命何在?校方的德行何在?大学生的前景何在?
校园选举是学生代表之间见解的较量,为何校方只限制一天的竞选期呢?难道一天就能把竞选代表们的见解剖释给全部大专生知?如果是酱,全国大选的人民代议士就该向他们的超然效率取经了。可笑,可笑呀!

2010年1月2日星期六

夜间思

棉夜斜光森幽幽
楼空人去愁怅怅
举笔抛包思绵绵
梦醒瞬间复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