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3日星期日

一首黄燕曲

“公子爷啊公子爷,您老金笔调万车,阔步众生驱,回眸臣公虚,一言定万居。奈何,一首黄燕悲怀曲,传足一生未能取......................”

2009年9月2日星期三

我不知............

不知从何时起
我开始听到
不知何处
呼喊着我的名字
随着秒针的跳动
一步一步接近

也不知从何时起
我开始意识到
人生的短浅
平日的举动
已在我心中
留下了遗憾

不知又从何时起
我开始牵挂
年老的双亲
柔弱的弟妹
结伴的朋友
还有那奈人寻味的气息

许多的不知
已牢牢地把我与这世界
捆绑在一起
也已促使我
想伸出双手
慢慢地品尝
无知带给我的黑暗

我不知能否实现
或许,我已感觉到
不知何时
当我闭上眼
已来不及
写完我的记事本............